Banner

2012 秘魯、玻利維亞、智利之旅(八):重訪故地、後記

航班很晚才抵達秘魯首都利馬,入境後便要面對「勢兇夾狼」的計程車司機。可能因時間已晚,到市中心的車資竟索價 US$ 55-80,最後我併到另一名遊客一起乘車才可以便宜些(US$ 15)。那遊客因有幾小時等候中轉,租了部計程車兜風,我心裡奇怪,深宵有甚麼好看?

有人說住在利馬舊城區比較危險,但我仍選擇住在舊城區,因我只得一天遊利馬,想方便一點。我預訂了的酒店 Hotel Continental Lima 達三星級以上質素,雖然房間比較小,但設施齊全,衛生整潔,酒店位置又方便,房租相對不貴,覺得沒有選錯。

回想我 1996 年初遊利馬時像一隻驚弓之鳥,覺得周遭滿佈危險,遊覽時步步為營。隨著旅遊經驗多了,加上早幾年遊過我覺得更危險的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和中美洲等地,這次身在利馬竟有一份「安全」的感覺。當局似乎也為旅遊業作出過努力,建設了步行街,舊城廣場一帶有警察駐守。

由於只得一天時間,我只集中遊市內一帶的景點,其中包括武器廣場(Plaza de Armas / Plaza Mayor)旁邊的利馬大教堂和利馬大主教宮殿(Palacio Arzobispal de Lima、或總主教宮)。

我已記不起當年有沒有遊過利馬大教堂,它現已變成一處收費的博物館,大教堂內有多座華麗的聖壇。大主教宮殿則肯定之前未遊過,無論內外都很美。

利馬有幾種計程車,其中黃色的比較舒適和可靠,司機似乎以宰遊客為己任。我想從舊城區武器廣場乘計程車到另一處我很想去的市內景點秘魯考古及歷史博物館,最終也只得就範。

我一直以為我當年遺漏了參觀秘魯考古及歷史博物館(Museo Nacional de Arqueología, Antropología e Historia del Perú),去到逛了一會後卻勾起我一點那些年的回憶,主要因記起當年跟朋友遊博物館時的對話。旅行時往往是對景物的印象模糊了,對一些人和事的印象卻能歷久常新。秘魯考古及歷史博物館陳設不算十分現代化,不過內容都算豐富,較差的是英文說明較為「簡約」。

令我忘記當年參觀過考古及歷史博物館或許是因為我當年參觀過有很多「有趣展品」(古印加的性愛公仔)的黃金博物館(Museo Oro del Perú)佔去了我的全部記憶,這次重遊看旅遊資料時,給我發現原來自己被騙了十六年,因為據知黃金博物館內許多展品都是贗品。

接著我前往一間旅遊書推介的 Museo Larco 參觀。雖然它離考古及歷史博物館不太遠,因我擔心錯過開放時間,決定乘計程車。我找到了一部並非「宰遊客」的普通計程車,司機不懂英語,兼且不認識我要去的 Museo Larco。司機雖把車駛至博物館附近,但找了良久仍找不到 Museo Larco,最後我要依手機 GPS 再在言語不通下教他如何前往。算來可能我徒步快走更省錢省時。Museo Larco 的展品跟考古及歷史博物館有些相似,但陳設精美,較前者領先了不知多少年,是一間現代化的博物館。

離開後我在附近逛逛,又用 GPS 找到一間超市,部分商品的價錢是遊客區的一半。那裡連乘計程車都較遊客區便宜,返回武器廣場 S/12,已不用怎麼講價了。

我返回舊城區的步行街吃「最後晚餐」,本來我不介意多花一點當慶祝完成旅程,但看看錢包發覺扣除往機場車資後只剩下約 S/20,既不想再換錢亦不想不用現金簽卡後再把秘魯現金換回美金,最終我找到一間叫「食城」(Food Town)的中國菜館,既符合預算質素又不俗,算是為旅程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由於治安因素,在利馬街頭也不敢逗留得太夜,我取回行李乘經酒店安排的計程車往機場,提早了在航班時間前三個半小時已到機場。

我因持有的信用卡可免費使用機場的 VIP Lounge,候機時間大難打發,臨走還取走大半瓶汽水,不料登機前要多作一次安檢,心想必定要放棄這瓶「戰利品」了。女職員問我是否有液體,我如實答有。她拿出我背包裡的 100-400mm 遠攝鏡頭左望右望,問我那是否用來裝載液體,我說不,剛巧鏡頭旁放有我餘下少量清水的水瓶,我便拿出來給她看,她很不屑地看了幾眼便放行了,「戰利品」也「無厘頭」地胡混過關。

順利經美國阿特蘭大機場中轉,入境時沒有發生像早一年在紐約中轉時的不禮貌對待。接續飛往東京,我早已預計會飛越阿拉斯加,當然把握機會拍些高空照片。其實我一直很有興趣遊阿拉斯加,可是我覺得美國是一個需要自駕遊的國家,當時覺得遊阿拉斯加將會是遙不可及的事。世事如棋,當時我萬料不到大約一年半之後,我竟真的可以駕車穿梭於飛機下面的阿拉斯加荒野!

在東京成田機場中轉時,我又到了機場的 United Club 貴賓候機室,想不到十分大,飲食包括壽司和麵豉湯。飛機近晚上十一時半返抵香港,十一時五十四分才取回行李,立即飛奔往機場巴士站趕乘末班巴士回家,幸好僅僅趕及。

後記

第五次南美之旅就此劃上句號。繼早一年的中美洲之旅填補了我 2002 年去不成洪都拉斯(宏都拉斯)科班(Copán)的遺憾,這次旅程亦填補了我 2003 年過門不入玻利維亞鹽湖(Salar de Uyuni)的遺憾,此外還提早完成了我遊復活節島的心願。

利馬是我首個踏足的南美城市,當年既好奇又戰戰兢兢地遊利馬的心情至今仍記憶猶新。十六年來的旅遊經驗,加上中間五次遊拉丁美洲的旅程,這次南美之旅顯得比較老練,言語不通亦變得「習以為常」,令我可以相對輕鬆寫意地遊覽行程中所到之處。

這次旅程從開始請假、買機票到出發都頗順利,行程中較倒楣的只有剛抵達利馬便發現寄失行李,以及自進入玻利維亞後肚子便一直感到不適。最後我能成功入境玻利維亞並成功看到「天空之鏡」,到步後才「走著瞧」的 Colca Canyon 和復活節島行程亦算順利,唯望以後的拉丁美洲行程都能延續這份好運,不要再像頭幾次拉丁美洲旅程不是入境遇留難便是遇上突發事件被迫更改行程。

相關遊記

《2012 秘魯、玻利維亞、智利之旅(八):重訪故地、後記》- 本頁留言

注意:除標明 <站長> 的留言外,其餘的回應皆為留言者的個人意見和資料。

留言 讚好謝謝!

你的名字 *
你的回應 *
你的評分
最差 1 2 3 4 5 最好
你來自
你的電郵
你的網頁

注意:留言或回應只用作個人旅遊經驗分享、對這網站的意見或相關的旅遊查詢。與此無關、不法、不雅的留言或廣告宣傳將被刪去,恕不另行通知。